返回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信用资讯 > 信用研究

从陌生人社会向信用社会转型

【字体: 】 【编辑日期:2016-05-24】 【来源:信用中国】 【阅读:

改革开放之后,经济发展吸引人们离开熟悉的环境来到城市。这是一场数亿人口的大流动,城市中“熟人圈”不再,甚至对门的邻居都互不认识。这一陌生人社会助长了谎言的蔓延。比起满是亲戚世交的过去,现在很少有人真正认识身边的人。于是,诈骗成了陌生人社会挥之不去的梦魇。


在工业革命之后,英国也遇到同样的危机。那时,英国欺诈盛行。因为法律上口头合同与书面合同有着同等的效力,所以有人把谎言说到了法庭上,诱骗法官把谎言变成判决。伪证成为英国的社会顽疾,直到1671年才迎来转变点。


那一年,在英格兰牛津郡,一个叫约翰的人诉请法院根据口头合同将被告的斗鸡出售给他,并请来自己的朋友作证。约翰如愿以偿,但结果证明他的朋友作了伪证,合同并不存在。斗鸡案后,英国开始启动反欺诈与伪证立法,1677年颁布 《防止欺诈与伪证法案》。这部法案的主要内容是遗嘱执行与管理合同、担保合同、婚姻合同、土地合同、一年以上履行期合同及标的不低于10英镑的合同,必须有对价或书面形式。


“白纸黑字”是英国人在早期为欺诈找到的最佳整治方案。美国独立后,也在司法上接受了这一方案,并用《美国统一商法典》《美国统一货物买卖法》 等立法确立下来——除了将10英镑改为500美元,其他大体相似。法庭上的黑白颠倒似乎得到了一些控制,可这还远不是故事的结束。


20世纪90年代,信息革命刷新了世界的面貌,电话、电视、互联网让人与人的交往方式发生急剧改变。理论上,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可能取得联系,并建立信任。这容易让人联想起电信诈骗,而事实上,与信息革命相关的诈骗形式数不胜数。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进行的分类,现代诈骗的形式有电信推销诈骗、尼日利亚电邮诈骗、身份伪装诈骗、预付费诈骗、庞氏诈骗,等等。


在美国,电信推销诈骗盛行于20世纪90年代上半叶,主要是一些资质不佳的销售公司利用激进甚至非法的手段进行推销。主要目标是老年人,以至于无数人在晚年尽失钱财,老无所依。为打击电信推销诈骗,美国各地进行了很多行动,其中最为重要的是1995年12月7日开始的高级哨兵行动,共逮捕1200名诈骗犯。这次行动是美国历史上为数不多,通过集中治理基本解决一个犯罪问题的行动。


尼日利亚电邮诈骗得名于邮件来源国尼日利亚,是跨境诈骗的代表,盛行于20世纪90年代末。典型的尼日利亚电邮诈骗是诈骗者伪装某国官方机构邮箱,向受害人发送一封电邮,请求他帮助洗钱。然后,向其索要个人信息,并要求支付法律、财务等各种费用。为了打击尼日利亚电邮诈骗,尼日利亚成立经济和财务犯罪委员会进行监管,并捣毁了一批大型犯罪集团。


身份伪装诈骗是利用掌握的身份信息,伪装他人进行诈骗。其中,最为著名的诈骗犯是依然在逃的法国人吉尔伯特·茨基利,他曾伪装成很多公司的CEO实施诈骗。据检察官估算,茨基利在2005年至2006年间诈骗了790万欧元。


预付费诈骗可能是中国人最为熟悉的骗术之一,典型的就是中奖短信。庞氏诈骗术在中国应用最多的是传销。


事实上,上面几乎每一种诈骗在中国都可以找到案例。于是,我们的媒体像美国同行一样大力宣传,教人打开信箱,跳过广告、索要身份信息和要求付款的邮件;接到陌生人荐股、贷款等电话,或收到有网络链接的短信,都要再三斟酌确认……虽然如此谨慎,却依然有人受害。可见,反诈骗单靠提醒或个人注意是不够的。


在信息时代的反诈骗斗争中,美国电信诈骗案由联邦调查局管辖,可以在国家范围内统一安排侦察、取证、逮捕的行动。而我国电信诈骗主要由省级以下公安机关管辖,一旦案件涉及多省,侦察等工作就需要各地协调,增加了办案难度。另外,在跨境诈骗日益增多的情况下,成立全球性反诈骗报警和侦查平台是一个趋势,也是应对诈骗日益分散化的必然措施。


电信诈骗使用的工具一般是电话、短信、电子邮件或网上社交平台,很多是利用大量群发的方式,具有明显的技术特征。因此,开发反诈骗技术系统理应是反电信诈骗的可行方案。


改革开放30多年来,我们已经打破了依靠血缘、亲缘和世代相处形成的信用体系,而新的信用机制远未建立。生活在陌生人社会中,人们享受自由,珍视隐私,但也有恶念在膨胀。所以,恐惧、盲目和贪婪成为我们最大的弱点,也成了骗子最有力的工具。也许,我们可以更加谨小慎微,政府可以加大打击力度,反诈骗技术可以更加先进,但在一个没有诚信制度保障的社会,骗子依旧有机会钻空子。所以,反欺诈,就是立诚信。反欺诈,根本上就要完成从陌生人社会向信用社会的转型。